打印
手机阅读本文
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

红灯绿叶,飞檐雕刻。这个剪头发的地方,怎么能这么美?

时间:2019-09-06 09:05:45 作者:晏海珊 实习生 郑珊珊 徐雅迪

从戚尼斯人市江南公园的一条岔路口进去,这一带是原来南流江南畔的老村落。经过三十多年的城市改造,原来的传统村落民居已经渐渐变成了自建楼房和商品住宅区。但是在楼宇掩映下,这些看似平平无奇的小巷子里,往往总还能让探访者找到意想不到的惊喜。

从一条小巷转进去,在这寻常巷角,藏着一个如果无人带领,外人几乎找不到的地方。一株翠绿松柏,几丛摇曳细竹掩映门前,顺着古旧的灰瓦青苔走下,映入眼帘是一扇旧得很有故事感的老式门,浓郁欲滴的苍翠三角梅爬藤爬满了半面瓦砖,门前檐头上,两盏鲜艳的红灯笼在微风中轻轻摇曳,青砖墙面嵌着民国风的老式路灯。门口虚掩,仿佛推开这扇质朴的木门,就有青衫书生,霓裳女子,推门而出,故事缓缓拉开序幕。

只有门前一片油黑木板上,写着一行小字:“一个剪头发的地方”,显示出这个院子的职能所在。

古色的小院,藏着一个剪头发的地方

推开铜锁小门,眼前是一道木板碎石小路。走进庭院,微风拂过的竹子发出“沙沙”的响声,长长的藤蔓从屋顶垂下,随风飘扬,“孟夏草木长,绕屋树扶疏。”小院不大,绿荫中布置有一个石桌,两个石板凳,桌上水生翠绿铜钱草,旁边瓦缸流水潺潺,自成一方小天地。

小院的右侧有一扇古旧镂空对开木门,门口两个中国结在阳光下红到耀眼。进到里屋,屋顶并不像平常房子一样,“有瓦遮头”,而是以大幅透明玻璃以及生长其上的绿植藤蔓覆盖。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屋顶撒进地上,留下星星点点的斑斓。屋内青砖为墙,青石点缀,木制的藤椅、桌子、架子,带着老木头独有的时间沉淀着的魅力。仿佛浸满书香,也仿佛大户人家,闺阁绣房。

可屋子里最亮眼的地方——乳白色理发椅和各种造型工具,提醒着来访者:确实,这不是深闺,也不是书房,这就是大门口悬挂的那块古典牌子上写着的:一个剪头发的地方。

开始的地方,有着美梦在发芽

这个剪头发的地方的主人,是来自南江社区的冯展,这是他家的祖屋,经过大半年的改造而来。

88年出生的冯展从事美发行业已经有十多年,从2008年那年开始做理发这一行,一干就干到了现在。其实冯展做这一行的初衷非常简单,“我觉得那时候好像没有什么理发师能剪出自己合心意的发型,于是就自己去学了这门手艺。”

之前加盟朋友的店,也和朋友合作过工作室,都是在市区的门店里工作。2017年,冯展决定自己单干。但地点选在哪里呢?考虑到地点和成本的问题,他一直苦苦寻找合适的地点。

冯展自己本身非常热爱中华古典的风格。在一次旅游时,他接触到了外地以中式风格装修的小店,顿时灵感大发。他想起自己家的祖屋,自从多年前全家搬出去之后,祖屋已经破败坍塌。那么,能不能把祖屋装修利用起来呢?

问题首先来自家里。冯展父亲原来想拆除祖屋,建一栋天地楼。担心祖屋改造效果不理想,钱也会浪费掉。二来亲朋好友都觉得位置过于偏僻,怕营业效果不佳。“但是我有这个念头已经有了两三年之久,觉得如果不去做就会后悔一辈子。”冯展煞费苦心,最终说服了父亲和身边的人,开始进行老屋改造。

冯展并没有受过专业的中式美学学习和装修培训,一切都是自学而来。他笑着说,那段时间真是全身心投入到这里面去。网上找资料,外出旅游探访当地这类风格的建筑或者小店,仔细观察它的装修、材料。“朋友们在玩乐的时候我都几乎没有参与,那段时间就只做了这一件事,研究中式装修和建筑。”

老屋已经坍塌了一部分,冯展综合考虑策划后,因势利导,决定先只装修原来大厅和两间里屋。拆除坍塌部分,加固墙壁砖瓦。在尽最大可能保留祖屋中原有的架构之余,冯展还花费心思,将自己掌握到的中式装饰知识运用起来,增添古典设计部分。该拆的拆,该添加的添加。极富民族特色的花窗、飞檐、雕刻……一一设置到庭院和屋子中。门前院后栽种绿植,边角角落设计饰物,每一个细节都细细琢磨。 一砖一瓦、一花一草、一物一木……冯展把自己的心血都倾注到了老屋改造中。

冯展的父亲是木匠出身。为了节约开支,也为了物尽所用,店里所有的木制家具,都是父子俩亲手做成。他们利用老房子中的老木头,重新再加工利用,做出桌椅门窗,每一根木头上都泛着老旧又油润的包浆色泽。

为了营造怀旧的整体氛围,连理发椅都是冯展特意淘来上世纪的老式石椅子。店里散发着旧时味道,似乎时空错乱,带人回到了那个旧时光。

也有非常遗憾的一点,冯展至今想起来仍然念念不忘。“当初装修时刚好有朋友的老家拆除,拆下来有几千块上百年的青砖,问我要不要,当时想着装修的范围不算大,暂时用不上那么多,犹豫了很久还是没要,现在想起来非常懊悔。应该先买下来,将来进一步装修的时候,总会排上用场。毕竟这些老砖老瓦,过一年少一些,等到想要的时候就已经找不到了。”

逃不出城市,心中仍有一方田园净土

“就算没有客人,能在这城市里寻找到这一方宁静也是好的。”冯展抱着这个初衷改造老房子。从前年(2017年)开始装修,到去年10月开始营业,老房子保留了它古朴的魅力,像一个古典美人静静地等待着客人的拜访。

也许是因为这个“剪头发的地方”的独特魅力吸引人,也许是冯展的技艺不错,原本抱着随缘经营的小店,开业后反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客源爆满。“我没有刻意去宣传。原来的老客户来理发之后,她们会把这里发一下朋友圈。很多人里看到后觉得好奇,就会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,慢慢地她们的朋友也变成了我的客户。”他笑。

老房子的保护一直是个难题。很多人出于时间与成本的考虑,第一个反应就是把它拆掉重建。像冯展这样,选择在老房子的基础上改造,不去破坏老房子原有风貌,加以实质性的利用的,很少。冯展说:“我理解别人为什么重建,但也想通过自己的实践,探索老屋改造利用之道。老屋是凝固的历史,有很多故事和人情味在里面。如果一味都是拆掉重建新房,老房子原有的味道就没有了,地区文化也会逐渐消失,是很可惜的。而且我这里重新改造的费用并不高,很多人都能够承受,也可以打消一部分关于重建成本的顾虑。”

说到未来,冯展说,关于老房子,下一步还要继续改造,把未利用的部分继续装修开发,但不会给自己一个时限,一个目标。 “随意就好。追求得越多越累,我喜欢比较安静地默默努力,酒香不怕巷子深。”冯展笑得略羞涩。就像这个院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一样,古朴,腼腆,等待发掘。

责任编辑:晏海珊

关键词:小院 / 老屋改造 / 发型屋

你可能喜欢看的